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武汉线下演唱会消费呈井喷式爆发,“买票难”“门票涨”都成了高热词

2023-04-15 19:13:33 2447

摘要:极目新闻首席记者 张聪你有多久没在线下看过演唱会了?4月1日,即将走进李荣浩“纵横四海”演唱会武汉站现场的资深歌迷小林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她的记录是1239天——2019年11月9号,小林曾和男友奔赴长沙融入周杰伦嘉年华世界巡回演唱会的现场,...

极目新闻首席记者 张聪

你有多久没在线下看过演唱会了?4月1日,即将走进李荣浩“纵横四海”演唱会武汉站现场的资深歌迷小林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她的记录是1239天——2019年11月9号,小林曾和男友奔赴长沙融入周杰伦嘉年华世界巡回演唱会的现场,一眨眼三年过去,当线下演唱会终于回归时,她昔日的男友已经变成了今日的老公。

跟小林一样,4月1日晚走入沌口体育中心体育场的观众几乎全是时隔三年才迎来线下演唱会的歌迷。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李荣浩之后,还有他们要来

万众期待的周杰伦要等到明年

李荣浩只是一个开始,因为,三年来远离演唱会市场的歌手们正在大举来袭。

接受极目新闻记者采访时,多位武汉本地演出行业资深人士透露,至今年6月,武汉将陆续迎来刘若英、任贤齐、韩红、华晨宇、张杰、薛之谦、许巍等歌手的演唱会,梁静茹还在敲定中。而被许多歌迷期待的周杰伦,则因为档期原因只能与江城相约明年。

演唱会回归,兴奋的首先还是歌迷。极目新闻记者查询资料后发现,疫情前武汉歌迷在本地线下观看的最后一场演唱会,还是2020年1月4日沌口体育中心体育馆内的“乐队的夏天”武汉巡演,再往前,则是2020年1月1日晚洪山体育馆的任贤齐演唱会……

时隔三年,小林还记得去看周杰伦那天的开心,参与了激动人心的全场大合唱外,她还喝到了人生的第一杯茶颜悦色。采访中她笑称,其实2019年12月李荣浩在武汉也开了演唱会,“我还挺喜欢他的,但当时更想攒钱看一个周杰伦的内场,就错过了李荣浩。”那时,她想的是“反正还有机会”,却着实没料到这一等就是三年,“所以,现在也算弥补遗憾吧。”

弥补错过时光的心态,成为当下国内演唱会“开票即售罄”的重要原因。

2月21号,李荣浩“纵横四海”演唱会武汉站开票,不到三分钟门票全部售罄,小林当时没能抢到票,“我只是在580元的票档上犹豫了一下,转眼,所有的门票就都没了!”为了买到门票,她问过“黄牛”,找过自己的朋友,也反复在购票软件上刷新试图“捡漏”,最后终于如愿。

“开票即售罄”折射出歌迷的井喷式需求

业内预计热度将在三四季度回落

跟小林一样遭遇“买票难”的歌迷还有很多,3月29日,薛之谦“天外来物”巡演武汉站在17:17分正式开票,有媒体统计,6月3日、4日场分别在开票后22秒、36秒显示“缺货登记”,更让人震惊的是,这两场演出都在沌口体育中心体育场举行,两场门票合计超过6万张。

“我们对于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接受采访时,堪称武汉演唱会江湖“大佬级”的受访对象告诉极目新闻,其实演唱会的消费市场在2018年之前就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大家可能忘记了,疫情之前的一些热门演唱会,抢票也是非常困难的,比如周杰伦、五月天的门票。”

抢票难,与文化市场客群的变化有直接关系。

这位受访对象提到,2018年前后,演唱会的消费主力人群已经由80后、90后变成了95后、00后,“这群人生活状态有了改变,要么是从高中生变成大学生,要么是步入社会有了工作,无论是哪个群体,此时都有了经济支配的可能性,再加上那几年音乐类综艺节目井喷式的爆发,也让市场对于音乐消费的热情高涨了起来。”

而近三年的线下演唱会“空白期”,也客观上也加持了歌迷的消费热情。在业内人士看来,当下正是歌迷与演唱会双向奔赴热度的“井喷”阶段,再加上目前在汉开票和即将开票的项目都是业内公认非常优质的演唱会项目,“无疑会加快门票的销售速度”。

那这种热情是否会有回落?什么时候才能相对更容易地买到演唱会门票?业内人士预计,当下观众观看演唱会的热情期大概会持续半年,“到今年三、四季度会有回落”。

数字没变,但物理距离翻倍

你发现没,门票悄悄在“涨”了

回落的可能是歌迷对演唱会的热情,但不会是门票价格。随着演唱会门票的次第开售,老歌迷们也许会发现,今年演唱会门票的价格也在悄然上涨。

极目新闻记者对比目前已经开售的数场演唱会后发现,4月1日晚李荣浩“纵横四海”演唱会武汉站的门票价格分别是看台380元、480元、580元,内场780元、980元和1280元,相形之下,2019年李荣浩演唱会武汉站的门票价格则分别是380元、580元、780元、980元和1280元。

好像没怎么变呀?错了!2019年李荣浩演唱会在沌口体育中心体育馆内举行,而4月1日晚的演唱会则来到了万人体育场——看似相同的价格,歌迷和歌手的物理距离却“翻倍”了。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薛之谦演唱会里,2017年薛之谦曾在沌口体育中心体育馆启动“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武汉站的演唱,6年过去,演出场所从体育馆到了体育场,内场最贵价格依然是1717元。任贤齐的演出现场虽然还是在体育馆,但2020年演出票档中的599元和799元,被调整到了现在的699元和899元;刘若英的演出还是在光谷国际网球中心,但2、3、4、6开头的门票已经变成了3、5、7开头……

“门票的价格很难回落,因为这不是根据歌迷的热情来拟定的,根本原因是各种成本的上升。”接受采访时,业内人士对比几年来搅动线下音乐市场的户外音乐节,“其实相比音乐节的门票,演唱会门票的涨幅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同时他也提到,从体育馆转场到体育场的歌手并不会太多,“三年沉淀的不仅是歌迷的热情,也有歌手的作品。能拿下体育场作为演唱会场地的艺人,都有前期的粉丝基础和优秀作品沉淀,只有好作品才能持续为之助力。”

(图片为目前已开票的武汉演唱会公开物料)

(来源:极目新闻)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极目新闻”客户端,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报酬。24小时报料热线027-86777777。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